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
联系方式:
公司传真:
手机:

饶毅质疑裴钢造假,专家称证据不足,裴钢导师
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谢之迎 日期:2019/12/12 20:33 浏览:
裴钢。图片来源:同济大学官网裴钢。图片来源:同济大学官网

  过去十几年里,至少有5篇文献与5重跨膜的GPCR相关。

  11月29日,首都医科大学校长、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终身讲席教授饶毅实名举报国内3名科学家学术造假的文章在网上流传。当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向饶毅求证这封网传的举报信,饶毅回复称:“没有发出,有过草稿。”

  中科院院士、原同济大学校长裴钢,于1999年以通讯作者的身份,在《美国科学院院报》(PNAS)上发表了题为《五跨膜结构域足以作为G蛋白偶联受体:功能性五跨膜结构域趋化因子受体》的文章。饶毅在举报信中对裴钢的指控为:“该篇论文的图3、4、5是不可能真实的,只有造假才能产生(众所周知GPCR需要七重跨膜区域才有功能,裴钢号称只要5重跨膜,而且居然两个GPCRs都是这样的,除了3个同样错误的图。)”

  G蛋白偶联受体(GPCRs),是位于细胞膜上的蛋白质,参与多种细胞信号的传递过程。有关GPCR的研究于2012年还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,得主为美国杜克大学的罗伯特·莱夫科维茨与斯坦福大学的布莱恩·克比尔卡。

  通过结构预测,研究人员很早就得知GPCR的结构为一个由7个α螺旋组成的跨膜结构。一位研究G蛋白偶联受体、并曾在美国顶尖机构接受过4年博士后相关训练的国内专家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指出,最近的研究已经解析了很多GPCRs的结构,目前看到的大部分G蛋白跟受体的相互作用,主要是来自后面的5个螺旋,前两个螺旋基本上是起到一个结构支撑作用。

  他进一步解释说,当然也有个别的受体可能前两个螺旋也有作用,但前两个螺旋对很多G蛋白受体来说不是必须,所以五次跨膜螺旋,从理论基础上来讲,是可以跟G蛋白发生偶联的。

  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得到的信息显示,过去十几年里,至少有5篇文献与5重跨膜的GPCR相关。

  以“科学打假”而闻名的科普作家方舟子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“我不知道饶毅是不是还有别的证据认定裴钢论文造假,如果只有(信中)这个理由,是不足为凭的。虽然GPCR的野生型是跨七次膜,但是,很多蛋白质有多余部分,去除那些部分并不影响功能。裴钢论文证明的就是去除GPCR的某些部分不影响功能。如果像饶毅说的那样,GPCR公认必须有七次跨膜,那么,裴钢这篇论文就不可能通过评审发表。它得以发表,说明饶毅所说的并非公认的定论。而且,别的实验室后来也证明了GPCR的确只要跨五次膜也有功能,即裴钢论文的结论是被别的实验室重复过的。关于GPCR结构的综述文章,有的引用了裴钢这篇论文,说明其结果也是被领域同行认可的。所以饶毅信中对裴钢的造假指控是不成立的。当然,饶毅可能还有其他理由认为裴钢论文造假,他没具体指出来,我们不好讨论。”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